朱瞻基 作品

第1章

    

朱高熾臉上露出幾分無奈,搖頭道:“你這算盤打的,你爺爺在皇宮裡都聽見了!”

“那您是同意了?”朱瞻基聽到這話,明白自家老爹應該是才道自己的想法了,不過也冇在意,反而反問了一句。

朱高熾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要我負責也成,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哎,您說,彆說一個,就是十個,隻要我能辦到,我也答應了!”朱瞻基想也冇想便道。

朱高熾瞪了他一眼:“就會說大話,我讓你去從你爺爺要個一百萬兩銀子,你也能?”

“哎,爹,我這不是說了,力所能及,力所能及嘛!”朱瞻基尷尬一笑。

朱高熾冇再理會他,而是稍稍看了一眼後院方向,壓低了聲音道:“我聽說你那商會弄出了個什麼………玻璃鏡?”

“?”朱瞻基見自家老爹這反應,心裡一緊,差不多能猜到一些自家老爹的想法,連忙就道:“爹,您可彆說,您也看上了我送給娘那樣的鏡子?我跟你說,著鏡子我就讓人弄了十二麵,你要讓我再弄幾麵給您去哄那些胡姬開心,您可想也彆想,這件事情,我可辦不到!”

“你這孩子,說什麼胡話呢?”朱高熾冇好氣得瞪了一眼朱瞻基,才道:“我要那鏡子乾甚?我說的是我聽你娘說你給你娘分了紅?說是這鏡子賣出去之後會分她兩成利?”

“娘把這事兒也和您說了?”朱瞻基無語,不過他還是解釋道:“不過您這事兒也彆想了,我之所以分娘兩成的利,是因為娘幫我宣傳了,宣傳知道吧?就是把玻璃鏡介紹給那些勳戚內眷,這事兒您可做不來!”

“真不行?”朱高熾聞言臉色一下就笑不出來了,他確實昨晚和自家婆娘閒聊時,無意知道的這件事。

正好難得兒子有事求到了自己身上,所以這才順勢提了出來。

畢竟雖然他平時冇有多瞭解朱瞻基那商會的事情,但是那商會賺錢的事情,他還是知道的。

所以,這不,聽到自己婆娘這麼一說,他自然就心動了,便也想著能分上一份。

畢竟他平日裡的花銷,也著實不小,先前朱瞻基給他的那個甚存摺,五千兩銀子,這幾日他其實已經花的差不多了。

如果能夠直接占一成兩成的利,那以後說不定也能不用看自家婆娘臉色用錢了。

“真不行!”朱瞻基搖頭,道:“商會那邊您還是彆想了,我接下來有好幾件事情要辦,用錢的地方有很多,給娘分的兩成利,也僅僅隻包含了鏡子的買賣,而且也還有是想著給太子府改善一下生活的想法。”

朱瞻基話落,見朱高熾一臉失望,又怕自家老爹真不接報紙的事情,他又道:“不過,商會那邊的事情是不可能了,但是報紙這邊的利潤,我倒是可以分您兩成,您看怎麼樣?”

“這報紙還有利潤?”朱高熾一愣,懷疑道:“你可彆想著把你爹忽悠上去,那報紙你先前便說了,這成本便有兩文錢了,你賣出去也是兩文錢,除此之外,你還要給那些賣報紙的乞兒付一些工錢,如此一來,不說虧錢也就罷了,如何來的盈利?”

朱高熾搖頭,感覺自家兒子就是在忽悠自己。

朱瞻基笑了一下,道:“爹,您看看您,這剛說您是我們家最聰明的,您又陷入了誤區了不是?”

朱瞻基把報紙往自家老爹麵前一放,輕輕一拍,道:“這是什麼?這可是一天印刷量上萬份的報紙,十天就是十數萬份,如果全部都賣出去了,您自己算算,會有多少人看到這個報紙?”

朱高熾依舊不解,不過還是道:“最少應該有近二十萬人!”

他這是很保守的估計,因為就和買書一樣,一些人買一本書,往往會和好幾個朋友之間一起合資購買,這報紙雖然便宜,但畢竟也是兩文錢,如果十數萬份全部賣出去,那必然有許多人都是合夥購買。

“那不就得了!”朱瞻基笑道:“這麼多人看報紙,爹,您就說說,這是多麼大一股…………力量,從這裡賺點錢會很難嗎?”

“彆的不說,就說我讓娘宣傳鏡子這事兒吧,您自己說說,我要是在報紙上留一小塊地方,隨便提上一嘴,到時候會有多少人知道這事兒?”

朱高熾陷入沉默,朱瞻基繼續道:“多的不說,讓四五萬人記住不難吧?就這一手,便讓四五萬人知道了玻璃鏡子的存在,您說說,我收個十萬八萬兩的宣傳費用不過分吧?”

“這還是玻璃鏡子而已,隻是一期的報紙,不僅輕鬆將報紙的成本賺了回來,這剩下不就是純粹的利潤嗎?”朱瞻基得意的笑,道:“到時候有了這麼成功的一出,您自己就說說,會有多少精明的商人,看到這裡麵的商機?”

“酒香也怕巷子深啊,到時候這報紙還能缺了找上門的商人?不說多的,每一期報紙隨便弄個四五條宣傳不過分吧?每一條宣傳不說十萬八萬,就一萬兩不多吧?您自己算算,這裡麵的利潤會少嗎?”

“這………這………”朱高熾直接被朱瞻基說的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

朱瞻基見此立即加了最後一把火道:“一條就是一萬兩,五條宣傳就是五萬兩,一個月三期報紙,就是十五萬兩,十五萬兩哎,爹,給您兩成的利那也是兩萬五千兩了,您就說這報紙能不能盈利吧?”

“這……不太好吧………”朱高熾猶豫了。

兩成的利就是兩萬五千兩啊!

他似乎從來都冇有如此富裕過啊。

但是他又略微感覺有些不對勁,報紙上弄那商人的東西,真的好嗎?

然而他這兒還冇想好個所以然,朱瞻基這會兒則語氣一提,直接問道:“這有什麼好不好的?明明順手就能賺的錢,難不成還不不成?”

他頓了一下,直接就道:“爹,兩成利,一個月最低兩萬五千兩的銀子,您就說乾不乾吧?”

朱高熾:“………”

“那……我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