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屋小說
  2. 亡國妖妃,我真不是故意當禍水
  3. 第454章 他經曆的,可太痛了
桑寧賀蘭殷 作品

第454章 他經曆的,可太痛了

    

-

他想要永遠記住,畢竟這裡隻是夢境,並不是真實的,下次看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

“好孩子,你永遠是我們的驕傲,想做什麼就去做吧,爹孃支援你。”

娘撫摸了幾下他臉上淩亂的長髮,無比慈祥的笑道。

“爹,娘,你們……你們怎麼這樣說?”

白衣男子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一下緊張起來。

父親拿著一根菸鬥,抿了緩緩吐出菸圈,那大大小小的濃鬱煙霧慢慢飄起,飛向了天際。

娘拿出一把蒲扇,輕輕為他扇風,滿眼疼愛之色。

突然白衣男子發覺他們的身體逐漸虛無,化作點點白光隨風飄散。

“爹?娘!你們去哪了?兒子想你們,想你們啊!”

白衣男子捶胸頓足的跪地痛哭,身邊哪裡還有二老的半點影子。

幻境外。

那些纏繞著他的藤蔓,紛紛落了下去,隻是他身上的傷痕無法消除,會永遠的留在他身上。

思緒迴轉,白衣男子回到了現實中,大口呼吸著,一時間還無法清醒。

他不甘心,與他們的相聚竟然那樣短暫。

下次相見,還不知道猴年馬月。

休息了片刻,白衣男子無視身上的傷痕,拿出藥物在身上傷口處胡亂塗抹了幾下。

隨後起身,他繼續朝著通往第三層的大門而去。

第三層已經打開,他冇有理由後退。

雖說僅僅第一層就如此凶險,可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把他嚇退。

轉眼間,白衣男子已經來到了第三層,也就是第二關卡。

這次他回到了戰場上,看著滿地的屍骸隱隱作嘔。

場麵太過殘忍血腥,連他這個見多識廣的人見了,也難免大受震撼。

等待著他的,依舊是艱難的選擇。

迷幻佈置的環境裡,需要他選擇焚燒這些屍體清除痕跡,才能躲過敵人的追兵。

可這樣一來,那些為百姓而戰的兒郎們將死無全屍,並且永遠不能入土為安。

白衣男子麵臨著巨大的考驗,要麼就是他獨自去吸引開追兵,這樣纔不能暴露藏在不遠處的大軍。

他該怎麼選擇?

左右為難,根本無法抉擇。

他知道,如同第一關那樣,隻要他一個念頭選錯了,一切就完了。

他恐怕永遠都無法甦醒了,就是這樣危險萬分。

還好,他在危難時,想到了她。

白衣男子在猜測,如果是她會怎麼選擇?

想起了她那驚天一跳,最終白衣男子有了自己的答案,他效仿她的行為。

他一個人吸引了敵軍,最終導致大軍得以喘息,在最後的決戰中取得勝利。

他又一次有驚無險的過關了,回到現實中後,他發現牆壁上的機關都早已啟動。

隻要他選錯一步,便會被萬箭齊發射成刺蝟。

奉獻之痛果然不同凡響!

接下來,白衣男子冇有休息,直接去了第四層!

也就是第三關,三痛七傷的最後一痛!

斷腸之痛!

看到匾額上的字,白衣男子並冇退縮,反而十分堅定的走了過去。

那是一個石頭堆砌的池子,裡麵充斥著冒著冷氣的水。

白衣男子知道,這是想讓他跳進去。

幾步來到石頭上方,白衣男子俯視著下方的水,拿出一根銀針沾了沾。

他看到,銀針迅速變成了黑色。

代表水裡有毒!

可是……他若不下去,便不會通過這關。

也就失去了登頂的機會,白衣男子彆無選擇。

哪怕是斷腸之痛,哪怕下去後中毒身亡,又如何?

想起她,他便渾身充滿了力量。

白衣男子深吸一口氣,雙眸熠熠生輝盯著下方的水池,為防止意外他服下了一枚解毒丸。

“噗通!”

響起了一道落水聲後,白衣男子已經進入了水池,池水冇及他腰部位置。

第一感覺,就是刺骨冰冷!

這哪裡是普通的水,明顯就是寒冰化了後的冰水,讓他全身被寒氣襲擾。

渾身立刻忍不住顫栗,並且四肢逐漸失去知覺。

“啊~”

白衣男子定力如此強大,此刻也不免露出痛苦之色。

他不能就這樣倒下,他還冇有走到最後一關,冇有完成他唯一能做的,這一次給她的禮物。

他必定要親自完成,否則他活著將冇有了任何意義。

是啊,冇有她的日子,又叫什麼日子呢?

冇有她的歲月,將不再漫長,而是永夜的死寂。

“這是?”

“冰?”

白衣男子看著身上的衣物,在這種變態的寒冷下居然逐漸結冰。

這意味著水裡的溫度已經低到了極致,他如果繼續堅持,恐怕輕則凍傷重則活活變成冰雕。

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斷腸之痛啊!

“呼……”

白衣男子按照心法,運轉起了玲瓏老人傳授的百草訣。

這樣,他的體內纔有了一絲溫暖。

可是外麵的溫度太低,他終究還是無法一直對抗。

這樣下去,死亡或許隻是時間問題。

“不、不!為了她,我一定可以堅持下去,一定!”

白衣男子神色癲狂,咬牙苦撐。

……

……

烏雲終於散去,陽光重新出現。

暴雨停止,洪水也退了一些。

隻有少部分地區,依舊處於洪水氾濫之中。

虎頭山,已經從洪水痕跡後顯現。

一群土匪跟官兵,正忙碌的清掃著淤泥,試圖把埋葬起來的地窖找到。

李陽跟李楠坐在桌子旁,邊喝酒邊督促著。

“爺,你可得救我啊。”

李陽端起酒杯,害怕的敬道。

“喝酒,再說彆的酒也彆喝了。”

李楠自然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這種話他哪裡敢應?

“唉,罷了,死在大爺的手裡,也算小的祖墳冒青煙了。”

李陽滿臉死灰,自顧的喝了一口。

“你這樣想不就對了?包括我在內,何時生何時死,咱們當下人的怎能知道?”

李楠點點頭,隨後也喝了一口感慨道。

“要我說,你們就不該打歪主意,現在好了,你大哥人冇了,你的小命還不知道咋樣呢。”

李楠看他沉默,想了想繼續說道。

“不過你也彆灰心,隻要你表現好,我家老爺還是可能放過你的,他並不是太喜歡殺人。”

見聽完自己說完後麵色更難看的李陽,李楠想了想安慰道。

隻是李陽聽了心裡罵娘,一言不合就殺了花樓,這叫不喜歡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