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屋小說
  2. 四合院:重回50年,傻柱從軍
  3. 第255章 何雨柱的安排,有關係果然舒服
嘎子劍 作品

第255章 何雨柱的安排,有關係果然舒服

    

-

離開四合院的何雨柱,當即來到了附近的電話站。

隨後從口袋裡掏出了自己的電話本,照著上麵的聯絡方式,找到了公安分局局長謝長誌的電話號碼。

隨後撥了過去,15秒後電話接通了,電話那都傳來了分局局長謝長誌的聲音,

“喂,哪位?”

何雨柱當即表明身份,

“謝叔叔,是我何雨柱。”

電話那頭聽到何雨柱這三個字,當即發出了笑聲,

“哈哈哈...原來是柱子你啊,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麼?”

何雨柱麵對謝長治的這番話詢問,當即說明瞭來意,

“謝叔叔,是這樣的,我這次有點事情要辦,特地回了趟49城。

恰巧有時間,想問問您今晚有冇有空,我想請您鴻賓樓一聚。”

電話那頭的謝長治聽到何雨柱要請吃飯,立馬便了下來,

“行,柱子,我剛好今晚有空。”

何雨柱見對方答應了,當下心中一喜,

“好的,謝叔叔,那咱們就約在今晚6點,到時候鴻賓樓見。”

電話那頭:“好!”

.......................

晚上6點,鴻賓樓,何雨柱已經在包廂裡等候多時了,約莫過了3分鐘,謝長治便出現了。

何雨柱看到正主來了,當即熱情的起身將他迎了進來。

“謝叔叔,您來了啊。”

謝長治點了點頭,

“嗯,柱子,我這有點遲到了,你不會不高興了吧。”

何雨柱聞言,連連擺手,

“謝叔叔,瞧您這說的是什麼話,我怎麼會不高興,今天能邀請到您賞臉吃這頓飯,就是我的榮幸,我開心還來不及呢。”

謝長治聽到何雨柱的這番恭維話,內心頗為受用。

待兩人落座後,何雨柱便招呼起了夥計,

“夥計,點菜!”

隨後一名小廝模樣的服務員走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一碟花花綠綠的紙張,看樣子就是菜單,

“兩位客人需要點些什麼?”

何雨柱聞言,直接看向了一旁的謝長治,

“謝叔叔,你想吃什麼?你來點吧。”

謝長治麵對何雨柱的這番熱情好客,連連擺手婉拒了,

“柱子,你是主,我是客,你來點吧,反正鴻賓樓的菜我都愛吃。”

何雨柱聽到謝長治的這番話,也不再客套了,當即讓夥計上他們幾個鴻賓樓的招牌菜,並額外上了一瓶茅台。

隨後何雨柱便和謝長誌兩個人邊吃邊喝,一邊吃著鴻賓樓的這些美味佳肴,一邊把酒言歡。

酒足飯飽後,謝長誌也不是什麼庸人,相反他是個人精,他自然明白何雨柱今天請他吃飯,肯定是有事相求。

為此,他話鋒一轉,主動開口了,

“柱子,咱們這飯也吃了,酒也喝了,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吧。”

何雨柱聽到謝長治的這番話,便知道跟聰明人說話,是不需要過分客套的,

便當即說明瞭來意,

“那個謝叔叔,果然還是瞞不過您老人家,我這次找您確實是有一件事想要麻煩您出手幫忙。”

謝長治聞言,直接舉起酒杯,

“柱子,有什麼話你就明說,都是自家人,反正隻要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幫。”

隨後何雨柱便開始敘述起來,

“謝叔叔,其實也是件小事,就是關於我們家在四合院那個房子的事情。

想必您也知道,去年我就帶著我爸和我妹全家都搬到了安東市,這四合院的老房子也就空在那了。

隻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我這次回來,發現我家的房子居然被人給強占了,這不是明擺著欺負我這個老實人麼。”

謝長誌聽到何雨柱的這番話後,氣不打一處來,當即提高了音量,

“柱子,你彆跟我開玩笑了,還有人敢打你們家房子的主意?他這是要反了天麼?查清楚是什麼人乾的嗎?”

何雨柱麵對謝長誌的這番詢問,便知道對方是想要瞭解做這件事人的背景,來衡量他能不能有能力辦這件事,萬一對方背景通天,那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找個藉口婉拒。”

何雨柱知道他的想法,當即實話實說起來,

“謝叔叔,對方的成分比較簡單,就是個平頭老百姓.......”

還冇等何雨柱把話說完,謝長誌直接接過了他的話題,

“柱子,不就是個平頭老百姓嘛,看把你緊張的,這個簡單好辦,我明天就打個電話通知下麵當地的派出所上你們家給你討回這個公道,你放心吧,絕對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何雨柱聽到謝長治的這番話,當即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高舉酒杯敬向了謝長治,

“謝叔叔,那我就在這裡提前先謝謝您了。”

謝長治聞言,擺了擺手,

“柱子,彆那麼客氣,都是自家人,這都是小事,來,來讓我們接著喝。”

............................

隨後何雨柱和謝長治把酒言歡到了晚上8點。

何雨柱當即叫了一輛黃包車把喝醉的謝長誌給送了回去,自己則是回到了賓館休息。

次日一大早,何雨柱就穿戴整齊,然後前往了四九城的中心位置,準備接受表彰。

表彰的過程非常的順利,何雨柱這一次,不僅僅是見到了組織的那些大領導,還得到了那些大領導的高度讚揚和肯定,而且這一次他的光榮事蹟還被寫進了全國農民日報裡,一下子成為了大街小巷中、百姓口中的談資。

世人都知道安東縣出了一個好縣委書記,他的名字就叫何雨柱,甚至還有的瞭解到他就是曾經在抗美援朝戰役中的特等功臣,特級戰鬥英雄。

接受表彰後,何雨柱還有幸在捕魚台國賓館吃了一頓飯,逼格直接拉滿了。

吃完午膳的何雨柱便心滿意足的打道回府了。

而當天上午,南鑼鼓巷派出所的這些公安們接到了分局局長謝長治的電話後,立馬帶著人來到了四合院,並徑直來到了何家屋子前。

住在屋內的秦淮茹和賈張氏看到這些突然到訪的公安,一臉懵逼。

秦淮茹畢竟是見過世麵的,主動開口詢問起來,

“這位公安同誌,你們是有什麼事情麼?”

為首的派出所所長劉泉聽到秦淮茹的這番詢問,並冇有給她什麼好臉色看,直接話鋒一轉,

“有人舉報,說你們非法侵占他人房屋,有冇有這一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