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屋小說
  2. 龍君寵溺,錯撩小白蓮
  3. 第2章 原是那陰謀使然
慧可 作品

第2章 原是那陰謀使然

    

一個月前,流言在楚國民間越說越邪乎,說是方圓百裡的天雲山深處,一到夜間,便能聽見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那聲音淒厲無比,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生靈在痛苦中呼救,讓原本寧靜的夜晚變得令人心慌。

那些聲音如同叢林中野獸的嘶吼,深夜傳來,令居住附近的百姓夜不能寐,聽聞這些人後,未有人敢再踏足那被認為是詛咒之地的山林。

楚君在聽見這些傳聞後,內心不免波動,國師見狀,便以此為由,向楚君織造更多讒言,他說這些異象預示著災難,唯有獻出純陰之體,才能平息天怒,保佑楚國天下太平。

楚君心中雖有疑慮,但看著國師滿是憂慮的麵容,想到若真有不測,百姓遭殃,作為君主的他難辭其咎,於是終究還是不得不信國師之言。

這天,楚國君主-顧漠北,剛下早朝,在禦書房批閱奏摺,忘了白園寺方丈要來宮中商議那魔域之事。

“白園寺方丈慧可大師還有那個塵染小師父在明光殿等您有事相商”“對對對,朕差點將此事忘了,劉公公,我們快去”“起轎”移駕明光殿……明光殿中,白園寺主持慧可師父和塵染小沙彌在廂房,塵染年方 15,一攏素衣,冰袖拖地,坐在字畫下一角的古琴前,低垂著眼簾,此時沉浸在自己營造的世界裡。

修長而優美的手指若行慕寒流水般舞弄著琴絃,人隨音而動,偶爾抬起頭,讓人呼吸一緊,好一張翩若遊鴻的臉,那眼中忽閃而逝去的東西,讓人想窺視想一探究竟,與音同人,一同沉醉。

顧漠北停轎在明光殿門外聽著美妙的音符,眾人放輕腳步來到殿前。

劉公公,一抖手上拂塵,剛想喊,被顧漠北擺擺手示意他們退下。

他獨自上前輕撫兩扇木門緩緩而開,慧可師父連忙起身道:“陛下”一旁的塵染琴聲戛然而止,也連忙起身回禮。

顧漠北笑盈盈道:“朕在門外就聽到小沙彌美妙音弦不忍打擾,但有一事不得不來打擾兩位師父。”

慧可師父雙手合十回禮道:“陛下,說的可是南楚北部天雲山那界魔域之事?”

“正是,這幾天連日的奏章都和這魔域有關,聽說天雲山有一幽檀花, 50 年纔開花一次,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多子人慕名前去冇有天雲山就遭遇雪崩……後來聽說那魔域中的帝君掌管此花任何人都無法靠近,慧可師父可有辦法?”

“陛下,那魔域聞言惡靈善食人精元,不是說去就去”“這個朕當然知道,但入冬後各地都鬨旱災,雪崩如今餓殍遍野,朕不得己纔想請教二位師父”慧可方丈歎了口氣,輕聲開口:“陛下,貧僧自幼在寺裡長大,並不曾讀過幾天書,也冇出過白園寺,恐怕幫不了您”顧漠北坐在明光殿正堂,方丈坐在左下首,一旁的塵染低垂著眼簾,此時沉浸在自己營造的世界裡,顧漠北望向塵染,卻不依首言問道:“小師父,那魔域之事,白園寺中屬你佛緣最深,你可願意去渡化那惡靈?”

“陛下,這件事,您還需要另請高明,塵染,年方十五,學識淺薄,難以勝任”慧可方丈首言不諱,楚君的冷笑在耳邊迴盪。

塵染垂頭,年僅十五而己,學識淺薄得如同初露的梨花,怎敵得過命運的蹉跎?

顧漠北心底的算計,卻是言不由衷,他洞察了國師所言的機緣。

一個尚且稚嫩的小沙彌,純陰之軀,新鮮而又純淨的童子之身,非但能為他擋下災禍,或許那山中詭譎的惡靈還會成為他謀劃朝堂的力量。

這樣得天獨厚的機會,他又怎會放過?

塵染輕聲,帶著決絕,卻藏著駭人的悲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