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屋小說
  2. 何太爺的小未婚夫
  3. 第誰是白玫瑰:審訊章
宋謹戈 作品

第誰是白玫瑰:審訊章

    

宋謹戈接收了唐澈發來的檔案,隨意地攔下一輛出租車。

司機是一位年輕的男子,操著一口帶有口音的外地腔調:“帥哥,您要去哪兒?”

宋謹戈輕聲回答:“清流監獄。”

司機好奇地探頭問道:“好嘞……帥哥,您這是要去看望什麼人啊?”

白髮少年倚著車窗,任風吹拂著臉龐,目光專注地落在唐澈發來的檔案上,下意識地摸了摸耳垂,並未迴應司機的問題。

司機見狀以為是他不想說,也冇再追問,轉頭專注地開車。

但其實宋謹戈此時正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摸耳垂這個動作,是他思考時的標誌性習慣。

此刻,任何人與他說話,都無用檔案資料很多,宋謹戈迅速地掃視了幾遍,迅速提取出了關鍵資訊。

嫌疑人:柯寧性彆:女,漢族父親:柯文,大荊酒店的老闆,家境富裕母親:白舒,家庭貧困,曾在大荊酒店擔任前台,婚後成為全職主婦職業:酒吧前台收銀員與死者關係:不詳殺人動機:不詳作案手法:匕首首插心臟犯罪史:柯寧在 14 歲時,竟向自己的父親連捅 12 刀。

儘管被趕來的鄰居及時製止,但柯文己生命垂危。

經法院審理,受害人柯文重傷二級,犯罪人柯寧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其行為己構成故意殺人罪。

但由於犯罪未遂,最終被判有期徒刑 12 年。

死者:何文富性彆:男,漢族妻子:楚文清,全職主婦背景:曾經是孤兒,後被何母王啟星收養。

職業:無業遊民除了上麵的資訊之外還有一份法醫鑒定報告,宋謹戈隻是簡單地掃了一眼,死亡時間大致在 2 月 3 日晚上零點到 2 月 4 日淩晨 2 點之間,致命傷是後背斜向上的一道,其餘兩道則在正麵,垂首向下,並且三道傷口都整齊得如刀削一般。

宋謹戈眉頭微皺“這應該是熟人作案。”

他暗自思忖道。

這些資料看似繁多,實則就是個空花瓶,不僅現場勘查全無記錄,就連人際關係的記載也十分混亂。

他難以相信,這會是唐澈給他的資料。

有些不滿的白髮少年,再次給唐澈發去一條訊息。

而此時,車子也緩緩停下,司機將二維碼遞到他麵前,說道:“帥哥,到了。”

他付完錢,下了車,邁步走進辦公樓。

樓內,有兩名獄警正在進行登記。

宋謹戈把警證遞過去。

一個清瘦的獄警看了一眼“陳警官是嗎?”

“我看一下哦……您找的是柯寧?”

“對”“跟我來吧”獄警將她帶到一個審訊室等待,不過多久柯寧也被帶過來。

她長得很漂亮,是港風型美女。

宋謹戈粗魯打量著眼前的柯寧,她看上去精神煥發,彷彿完全冇有一絲恐懼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