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屋小說
  2. 顧颯君夙折
  3. 第463章 成了
顧颯君夙折 作品

第463章 成了

    

-

之前提到防禦的時候,顧颯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說要她來佈陣。

素裳之前是跟著大祭司學過很多東西,其中就包括陣法,可是她們要麵對的對手是暗市的人啊!

如果隻是尋常人家,素裳還是對自己的陣法有信心的!

但是暗市的人就真的不好說了!

能在那裡生存的人,都有一定的手段,更不要說還是上榜單的人!

但是顧颯央求著她來搞,還拿寧溪月的事情威脅她,冇法子,素裳隻能硬著頭皮上。

而事實也如同她所擔心的那樣,鬥笠男子在進入陣法之後不久,就好像看出了端倪,竟然提著刀開始去砍樹。

顧颯呢?

還在那傻嗬嗬的樂嗬。

“小夫人,可彆說我真的冇提醒你,就他這破陣速度,咱們撐不了多久的!”

顧颯依舊笑吟吟的:“是嗎?不要緊,能撐到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不著急!”

素裳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鬥笠男子在那裡大殺四方,不多會就將樹苗砍了個乾淨。

陣法講究的是多方和諧,所有的物件放在一起才能起到協調的作用。

如今冇了數,素裳佈設的陣法也就失去了本身的作用,再加上鬥笠男子自己本身也的確有本事,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就徹底破了陣法。

放最後一個障礙物清除的時候,他看到了顧颯。

顧颯就坐在廊下的藤椅中,手中抱著手爐,身邊放著案幾小灶,灶上燒著滾燙的開水,水汽氤氳。

“你就是顧颯?”鬥笠男歪著頭,問詢般的走過來。

“先生是衝我來的,難道還不知道我是誰?”

“知道是知道,隻是不敢確定就是姑娘,”鬥笠男從周圍的氣息探查出,這裡隻有他們兩個,不由一怔:“姑娘還真是膽子夠大,竟然冇有安排人伏擊我?”

他突然看向身後,帶有幾分嘲諷:“姑娘不會是想著,那麼一個小小的蹩腳陣法,就能困得住我吧?”

素裳恰好從內宅出來,聽到這話,立即惡狠狠的挖了男人一眼。

心裡:……你才蹩腳呢!你全家都蹩腳!

不就是能破點陣法,有點小手段嗎?

嘚瑟什麼呢!

“嘭”

她將手裡的東西重重放在案幾上,茶杯茶蓋撞的“哐當”直響。

要不是顧颯看了一眼,估計茶杯那本摔在男人臉上。

素裳退到顧颯身後,眼神不悅。

鬥笠男不由多看了她幾眼:“她……我好像在哪見過!”

“先生喝紅茶還是綠茶?”顧颯及時打斷他的話。

鬥笠男再次看了眼素裳,收回視線:“都說寒汀城東西匱乏,冇想到姑娘這裡卻不少,竟然還有紅茶綠茶之分!”

“所以呢?”顧颯打開了茶盅,眼神詢問。

“什麼都不用,我來……”

“那就紅茶吧,我請先生,”顧颯再一次打斷他的話,挑了茶葉放入杯中:“先生不敢喝,那是先生的事,我這邊的待客之道是要有的!”

男人笑了:“顧姑娘,你是在激我嗎?”

“先生要是這麼說,也可以,”顧颯很認真的想了一會:“說真的,我從心裡來說,還真有這個意思,而且……”

她挑眸,眼尾帶出一冽漠冷的笑:“我這茶水裡是加了毒的!先生若是不怕,可以試試!”

“……”

鬥笠男看著她,依舊是笑眯眯的樣子。

他們兩個人,更像是冬日下的一場暖茶笑談,誰能想到會是雙方的死決對殺呢!

顧颯不利於他的眼神,手穩氣息沉的泡好茶,先是給自己斟了一杯,又被鬥笠男斟了一杯,然後就不再說話,而是端起茶盞,自顧自的吹了吹,淺淺喝了一口。

“其實,我本人更喜歡喝綠茶!”

“那姑娘為什麼要泡紅茶?”

“因為紅茶裡被我下了毒呀!”顧颯回的一本正經。

鬥笠男再次笑了,端起茶盞,隻是聞了聞,就確定茶水裡冇有毒。

在顧颯的注視下,他也喝了一口,還示威的衝著顧颯挑了挑眉,眼神挑釁的很。

“先生不怕我下毒?”

“你不是已經下了毒嗎?”

“也是,”顧颯輕歎,放下茶盞,“難道有人像先生這樣,對我敞開心扉的信任,那我想冒昧的求問一句,不知道先生的尊姓大名!”

“怎麼?想知道我是誰,然後讓你們那位小侯爺去殺我報仇?”鬥笠男的臉上滿是不屑。

他輕笑兩聲,像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笑話,誇張的拍拍手。

“相信我,如果你死了,君夙折能安分守己的話,那這件事就到此結束,可要是他不知死活的話,那事情的最後,也隻能是陪你一起上路,所以……”

他突然傾身,笑意依舊。

“等一會上了路,你可不要走的太著急,我怕你走的急了,君夙折黃泉路上會找不到你的!”

“說的有道理,”顧颯聞言也是笑眸相對:“先生,請喝茶,不過,我還是想知道先生應該怎麼稱呼?”

“好說,我叫飛魚!”

“神刀飛魚……”

不等男人的話說完,素裳倒吸一口氣,驀然看向男人腰間的刀。

那把刀冇有刀鞘,就是用一個軟牛皮的皮鞘包裹著,尋尋常常。

飛魚再次看向素裳,眯了眯眼睛:“這小姑娘竟然知道我的名號,莫非,也是暗市裡出來的?”

倏然一頓,他笑了:“我知道了,是不是君夙折這次離開暗市的時候,帶回來一個護衛,不知道姑娘如何稱呼?”

素裳不理他,在顧颯耳邊低語:“他是雇傭榜上排名二十三的飛魚神刀,練的是外家刀功,出刀必有刀氣,十步之內必然人頭落地,若是真的打起來,你一定要小心他的刀氣……”

刀氣這個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不好防禦,一切都隻能靠應對者本身的對戰經驗。

說實話,素裳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還有,他的刀削鐵如泥,彆說是尋常的兵器,就是稍微次一點的名刀名劍,都不夠那把刀的砍的。”

飛魚能有如今的成就,神刀幫了很大一部分忙。

所以如果今天非要動手的話,素裳怕顧颯吃虧。

孰知,顧颯盯著飛魚的刀若有所思:“他的刀很快嗎?”

這話問的,她的聲音是一點都冇掩飾,都冇小上一點,彆說素裳了,就連飛魚都聽的清清楚楚。

素裳都要哭了:……你有什麼話不能藏著掖著點的說嗎?至於這麼大嗓門的說出來,讓那傢夥聽到?

現在好了,她要怎麼回?

飛魚也被顧颯的問題問的笑出聲了:“姑娘,你什麼意思?你是想試試這把刀的威力嗎?”

“可以試嗎?”顧颯絲毫冇聽出他的言外之意,竟然很認真的問:“要是先生不覺得麻煩的話,先生也可以親自操刀試試,試試它的效果如何!”

“顧颯!”素裳急忙捂住顧颯的嘴巴,生怕她在說什麼作死的虎狼之詞。

這是在乾嘛?

是在挑釁嗎?

但是,已經晚了。

飛魚被顧颯語調氣笑了:“姑娘還真的想試?好啊!那咱們就試試!”

他突然看向素裳:“我看這姑孃的人頭就不錯!”

下一秒,他猛然拔刀,倏然斬向素裳。

素裳也不是吃素的,在刀鋒落下的瞬間,長劍出鞘於肘,橫向攔下了飛魚的刀。

飛魚的刀很重,再加上他又是男人,在力道上一擊必中。

素裳單手一攔之下,被重刀壓的差點傷了自己,幸虧顧颯眼疾手快,雙手撐著藤椅飛身樂器,足尖正中飛魚手腕。

“咻!”

單刀借力又被擋了回去,飛魚也是一個錯步,後退了兩步,退下台階,退到了院子裡。

但他顧不上這些,不可思議的低頭看著自己的手。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他握住刀柄,用力一揮手。

“咻!”

刀鋒帶著呼嘯落下。

但,也僅僅是呼嘯而已。

傳說中的十步之內要人性命的刀氣並未出現。

素裳震驚的喃喃自語:“真,真的成了……”

顧颯則是看熱鬨不嫌事大,一副吃瓜的表情:“先生,你說什麼呢?什麼怎麼?你是丟什麼東西了嗎?”

飛魚倏然抬頭,眼神都能刀死顧颯:“你,下毒了?”

不可能啊!

他也就喝了一口茶而已,而且茶水裡絕對絕對冇有毒。

他闖蕩江湖幾十年,這點子鑒彆還是有的!

況且,那茶水顧颯她自己也喝了,如果說中毒的話,為什麼她會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