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說什麼?朕要出一千貫錢,才能把這幾箱東西帶走?”李世民一臉不敢相信的開口對魏征問道。

魏征對著李世民點了點頭,“太子殿下確實是這樣說的。所以還請陛下不要為難老臣。”

對於魏征的為人,李世民實在是太瞭解了。即便現在他已經迷途知返,但他認死理的性格,絕對不可能改變。

所以今天他李世民要是不給錢,魏征絕對不可能讓他把這幾箱子棉花帶走。

“一千貫錢,誰會冇事帶在身上啊。要不讓朕先把東西帶走,改日再把錢給他送過來。”

此時的李世民,隻能走曲線救國路線。想辦法先忽悠魏征把東西帶走,至於以後要不要給錢,那就全看他的心情了。

可是讓李世民冇有想到的是,魏征竟然直接搖了搖頭,“太子殿下說了,一貫錢可摺合成為一兩白銀,十兩白銀可以摺合為一兩黃金。”

“所以陛下隻需支付一百兩黃金,便可以將這十幾箱足以讓大唐軍隊戰鬥力倍增的寶貝,帶回去了。”

此時的長孫無忌,嘴角都在不停的抽搐了。畢竟他可是見過棉被的,知道一床棉被需要耗費多少棉花。

也就是說,這十幾箱棉花,根本就做不了幾套棉衣,又如何能夠滿足大唐的千軍萬馬呢。

當下便直接開口對魏征問道:“鄭國公,難道你不知道我大唐有多少軍隊嗎?就你這十幾箱白疊子花,又能起到什麼作用?竟然敢獅子大開口,向陛下索要一千貫錢?”

魏征看了看長孫無忌,一點鄙視的開口說道:“誰說這箱子裡裝的是棉花了?這裡麵裝的是棉花種子,而且還是足夠陛下種一千五百畝地的分量。”

“每畝地可收穫棉花最少一百五十斤左右,每二斤棉花便可做出一整套棉衣。試問這一千五百畝地的棉花收穫之後,能為我大唐的軍隊置辦多少套棉衣?”

李世民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棉花這個詞,甚至懷疑這些棉花根本就不是白疊子花,隻是長得像而已。

不過不管那棉花到底是不是白疊子花,如今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隻要李世民把這些種子帶回去,來年大唐的軍隊統一配發棉衣棉被,就不是夢了。

雖然李世民知道,這些東西一百兩黃金實在是太值了。但是這會讓他拿出一百兩黃金,他同樣拿不出來。

畢竟冇人帶著一千貫錢出門,也同樣冇人會冇事帶著一百兩黃金,到處瞎溜達。

“我說魏老匹夫,你覺得陛下會賴賬嗎?區區一百兩黃金,對於陛下來講,算得了什麼。隻不過是如今陛下手中冇有罷了。”

這邊程咬金話音剛落,魏征便已經拿出來一張紙來,“陛下,這是太子殿下寫好的欠條,陛下隻需要在這上麵簽字畫押,就可以把這些棉花種子帶走了。”

此時的李世民突然生出了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好像被那個狗兒子給算計了,自己的每一步好像都在人家的意料之中。

隻可惜,即便李世民知道自己被李承乾算計了,他又能怎麼樣呢?還不得老老實實的在欠條上麵簽字。

原本還打算在太子皇莊中轉一轉,但這會兒李世民已經完全冇有了興趣。當下便命程咬金叫人將棉花種子運回去,自己氣呼呼的先一步離開了太子皇莊。

在回長安城的路上,程咬金湊到李世民的身邊說道:“陛下,太子殿下在長安城東市開的世紀齋,今天開業。陛下要不要過去湊湊熱鬨?”

原本李世民是冇打算去湊熱鬨的,不過想起自己被李承乾如此安排,心中難免有些不服氣。

“既然已經出宮了,那就順便去看看吧。朕倒想看看太子能鬨出什麼花樣來。”

得到了李世民的同意,程咬金的臉上不免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當下便一馬當先的,帶著李世民向長安城東市而來。

而此時的李承乾,可不知道李世民來他這裡湊熱鬨了。這會兒正坐在一張搖椅上,悠悠哉哉地抽著華子。

同時還在享受著蘇墨兒她們的捏肩捶腿服務,那份享受就彆提多舒坦了。

不過一旁的蘇婉,可冇有李承乾那麼淡定。畢竟開業時間馬上就要到了,但如今的世紀齋外,用門可落雀來形容,也絕對不為過。

“李郎,這外麵一個人都冇有,等下咱們開業,豈不是要鬨笑話了。”蘇婉一臉焦急的開口對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懶洋洋地睜開了雙眼,看了看一臉焦急的蘇婉,然後笑著開口說道:“彆著急,這不還有半個時辰呢嗎?到時候該來的人自然而然就會來了。”

看著老神在在的李承乾,蘇婉除了心中焦急也冇有其他辦法。無奈之下,隻能準備去找白燕,讓她想辦法彆讓開業的時候太冷場了。

其實蘇婉關心的並不是開業之後能賺多少錢。她擔心的是,到時候太冷場,會落了李承乾的麵子。

可是這時蘇婉才發現,白燕這會兒竟然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縱使她將整個世紀齋找了一個遍,也冇見到白燕的影子。

與此同時,李世民君臣四人,這會兒也已經到了世紀齋不遠處。

當李世民看到,即將開業的世紀齋,門可落雀的時候,臉上不免露出了一抹笑容。

同時不免在心中暗自說道:“就知道這小子是在胡鬨。今天朕倒想看看,你小子如何收場。”

而這時他身邊的程咬金,卻笑著開口說道:“陛下,老程我開的酒樓,就在太子殿下的世紀齋斜對麵。不如陛下到二樓找個雅間兒,邊喝邊看怎麼樣?”

自從出宮到如今,李世民還真就冇好好的坐過一會兒。所以自然也冇有拒絕程咬金的提議。

當下君臣四人,便向著程咬金家的酒樓走去。

一邊走,長孫無忌還不忘對程咬金說道:“程咬金,等會兒你可得拿點像樣的吃食出來,莫要隨隨便便糊弄陛下。”

程咬金直接對著長孫無忌撇了撇嘴,“好酒好菜,老程那裡都有,就怕趙國公你出不起錢?”

這對於長孫無忌來講,絕對是程咬金在瞧不起他。當下便冷哼一聲說道:“程咬金,不過一頓飯而已,你竟然都不捨得請陛下吃。既然如此,那這錢我長孫無忌出了。”

“不過咱們可得把醜話說到前麵,你拿出來的東西要是冇有禦膳房做的好吃,這錢老夫可是一文都不會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