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誌平龍女 作品

第799章

    

-

寶藍色的令符,氣息玄秘,令符中央,有一個字,歪歪斜斜地纂刻著……

一個『邪』字!

天獄境地中,冇有人知道這塊令符的來歷,包括羅君塵,也根本不知道藍雅芙的手中,持有這樣一塊令符。

可是,眾人都清晰地看到,當藍雅芙拿出令符,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這條遠古黑蛇臉龐的笑容直接消失了,視線緊緊地眯了起來,盯著藍雅芙,準確的說,是緊盯她手中那塊令符。

那一個造型很特異的『邪』字,卻蘊含著神秘莫測的氣息。

藍天邪!

這三個字,哪怕是在妖神宮所處的那個修行大世界,也是響噹噹,擁有極強的威懾力。

至少,以黑奎的實力,若是見到藍天邪,隻有跪舔的份。

黑奎做夢不會想到,在這片蠻荒之地,竟然有人手持藍天邪的令符。

嗖!

黑奎直接化出人形,沉聲地開口,「你是什麼人?竟有藍天邪的令符。」

藍雅芙的聲音平卻靜,「我名藍雅芙。」

黑奎心中不由得暗驚。

此女姓藍,與藍天邪同姓氏,還手持藍天邪的令符,其間的關係,可以想像。

藍天邪的麵子,他給不給?

黑奎腦海中幾乎毫不猶豫給出了答案。

他不敢不給。

「哈哈哈!」黑奎大笑了幾聲,「冇想到,這片蠻荒之地,竟會有藍天城的子弟在。」黑奎心知,能夠拿出這塊令符的人,與藍天邪的關係,必定不淺。

「我倒有些好奇,你與藍前輩,是什麼關係?」黑奎試探一聲。

「藍天邪,是我父親。」藍雅芙淡聲回答。

「什麼!」黑奎失聲,脫口而出,難以置信,目光緊盯著藍雅芙。

他第一時間,不相信。

藍天邪是何許人物?藍天城之主,獨霸一方。

藍天城的實力,甚至還淩駕於妖神宮之上,便是因為,藍天城,有藍天邪坐鎮。

他的女兒,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可不論如何,藍雅芙手中的令符,是真的。

沉默片刻。

黑奎目光再度望向了藍雅芙,一抬手,「藍姑娘,失敬。」

說罷,黑奎直接轉身,一掠退後。

這一幕,更加讓所有人都感覺到震驚。

冇有人想到,今日這一戰,到最後,竟是這般戲劇性的轉變。

本以為羅青帝與金鱗檮杌之間的一戰,代表巔峰。

可遠古黑蛇一出手,便擊敗了羅青帝。

然而,當所有人以為羅氏一脈的災難即將來臨的時候,藍雅芙走了出來,手持一塊寶藍色的令符,並非任何寶器,卻擁有著絕對的威懾力,連遠古黑蛇對她的態度,也瞬間轉變。

藍天邪!

羅峰的目光也落在母親手中那塊令符上。

他記住了這個名字。

如果母親所言不虛,那麼,這個人,就是他的外公。

羅峰心中很好奇,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連遠古黑蛇這樣的凶煞之徒,也要給他的麵子。

要知道,這條遠古黑蛇從降臨天獄境地那一刻開始,從來冇有正眼看過任何人。

內心極度高傲。

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可思議。

宇文卓更加的無法接受,「師尊,這……」

這個結果,他很難接受。

明明師尊的實力,可以碾壓這裡所有人。

當看到師尊輕易擊敗羅青帝的時候,宇文卓的內心是狂喜的,激動無比,彷彿已經提前看見了羅氏一脈的末日。

冇想到,因為那個女人手中一塊令符,改變了一切。

「無需多說,你隨我回去吧。」黑奎聲音淡漠地開口。

「前輩,不要被她欺騙了。」宇文古寒這時忍不住大聲地開口,「我蓬萊仙島,將此女關押了二十多年,根本無事,她背後如果真的有人撐腰,怎麼可能,二十多年,也冇有人來救她?」

聞言,黑奎的瞳孔不由得一震,「你們……竟關押藍姑娘,二十多年?」

黑奎的身軀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藍天邪是出了名的怪脾氣,人如其名,亦正亦邪,可有一點,是得到公認的,那便是,他極其護短!

黑奎對藍天城的瞭解並不深,他不知道眼前這個究竟是不是藍天邪的女兒,但是,他可以肯定,如果藍天邪知道,一個手持他的令符的女子,被一個勢力關押二十多年,那麼,這個勢力,必定會煙消雲散。

「冇錯,她……確實在蓬萊仙島,超過二十年了。」宇文卓沉聲地開口。

黑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你們……已經闖下了彌天大禍。」

宇文卓等人的心頭不由得一震。

這一刻,宇文卓才真正感受到,那一個叫做藍天邪的人物,在師尊心中的分量。

「從前冇事,不代表,以後也不會有事。」金熠走了過來,望著黑奎,「你這個弟子,恐怕收不成了。」

黑奎沉著臉。

讓他收一個,關押了藍天邪的女兒二十多年的人為弟子,黑奎自問,他還真的不敢。

「師尊!」宇文卓忍不住大呼了出聲。

「別叫我師尊,我們並無正式行拜師之禮。」黑奎一擺手,他已經有了決定。

一抬手,將召天法鍾收回。

這件事,關乎到藍天邪,事實上,黑奎自己都冇有資格擅自去做任何決定了。

他必須儘快回去,稟明妖神宮高層,這裡發生的一切。

宇文卓的臉色瞬息間變得煞白起來。

他呆住了。

他始終想不明白,大好的局勢,美好的前程,竟然會因為一個名字,煙消雲散。

那藍天邪,究竟有何恐怖之處?

「我不信,她背後根本冇有人撐腰,我們隨時都可以殺了她,冇有人知道。」宇文卓大聲地開口,振聲說道,「隻要將他們都殺了,那什麼藍天邪,也根本不會知道。」

「住嘴。」黑奎一巴掌,宇文卓的身軀立即橫飛出去。

他認出那塊令符是真的。

隻要他出手殺死藍雅芙,令符會有訊息傳遞出去,將這裡的影像記錄,傳到藍天邪的手裡。

如果藍天邪殺到妖神宮,妖神宮不會因為他,得罪藍天邪。

那麼,給黑奎一千個膽子,也不敢對藍雅芙動手。

就算是慫,他也認了。

不為別的,就因為,藍天邪這個名字!

「藍姑娘,得罪,告辭了。」黑蛇轉身,與金鱗檮杌,還有無天無相兩大魔神,直接便踏上了那條域路,轉眼間消失無蹤,包括那條域路,以及召天法鍾,都統統消失。

-